颐寿园蜂产品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瑜伽:流行背后的风险

瑜伽:流行背后的风险

2015年10月08日     来源:地纬商机网    复制链接  字号:

中国正在兴起一场瑜伽热,就连印度驻华大使康特也相信“中国会成为瑜伽的第二故乡”,可是,就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以极大热情拥抱瑜伽时,一些潜在的风险也开始浮出水面。

一提起瑜伽,很多人都会想到张蕙兰,1985年,借由中央电视台早晚播放的电视系列节目,这位香港女孩把瑜伽健身第一次引入中国。此后,到音像店买套视频教材,在自家地板上铺块垫子,看录像自学,做做简单的肢体拉伸代表了一代中国人的瑜伽体验。

今天,人们不仅能在印度的瑜伽之都瑞诗凯诗经常看见中国习练者的身影,也能在中国找到印度的各大瑜伽流派,比如哈他瑜伽、艾扬格瑜伽、流瑜伽和阿斯汤嘎瑜伽,还能够看到由欧美习练者引入的空中瑜伽、水上瑜伽、亲子瑜伽,亦能看到与本土文化结合形成的太极瑜伽。

杭州静兰瑜伽馆教练何闽说,随着进入中国的瑜伽流派多样化,一些习练者可能会感到迷茫,但不同的人总会根据自己的特质找到适合自己的流派。但是这些不同的流派存世时间长短不一,被习练者检验的程度也不同。即使是已经成熟的流派,习练者也会因为个体的差异而在练习中面临一定的风险。

何闽曾患有抑郁症、胃病、失眠、关节炎和慢性肾炎,经过多年的瑜伽练习她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健康。但是,在2012年秋天,经过长达半年每天4小时以上的高强度练习后,颈椎疼痛、失眠的问题又再度出现。

何闽说:“在持续失眠三个月后,我终于发现是某个体式造成了颈椎的挤压,伤到了副交感神经。于是,我停止了这个体式的练习。”

她说,瑜伽是非常精微复杂的科学,但是我们很多人都在用快餐的方式来学习,参加一位西方老师的课程,集中7天打包学习,然后自己回去练半年。在这半年中,有什么疑问,没有老师解答;练对练错,也没有人指导。

鉴于瑜伽在中国才刚刚起步,教练和学生其实都处在学习的阶段,只是前者先入门而已。为此,从一个好学生尽快变成好老师几乎是每个瑜伽教练都必须面临的挑战。当前,瑜伽馆的会员中,有不少人处在亚健康的状态,也期待用瑜伽进行调理和康复。

据海南椰豆瑜伽馆教练闫青介绍,椰豆瑜伽馆的瑜伽习练者以中年人居多,大都受腰椎间盘突出、肩周炎、颈椎病的困扰。因为在训练过程中通过一些拉伸动作可以缓解疼痛,很多顾客坚持习练了十年左右。

“面对习练者身体上的病痛和不适,一个好的瑜伽教练必须具有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这意味着,除了教导学生各种固定的体式外,教练们必须每天保持一定的习练强度,首先能够了解和发现自己的问题。”何闽说。

为了解决心中的疑惑,何闽踏上了印度之旅,到瑞诗凯诗和普纳寻找她所习练的艾扬格瑜伽的源头。艾扬格大师被誉为瑜伽界的门捷列夫,能够确切地告诉习练者每块肌肉、每块骨骼如何练习,这一流派又因为引入了辅助工具,一些年纪大、关节老化、中风甚至残疾的人都可以练习,在当代传播甚广。然而,由于95岁的艾扬格大师恰好在她行前辞世,何闽的印度之旅成了对大师的追悼,而大师的儿子和女儿就成了她的老师。

“在那里,我深刻地了解到,艾扬格瑜伽的核心是奉爱瑜伽,是无私地服务社会和他人的精神,而并非是把体式练得像杂技一样让人咋舌,也不仅仅是理疗和治病。”她说。

何闽坦言,通过那次学习,在练习和教学中,她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为什么而做。最令何闽开心的是,她还通过瑜伽的方式将受损的神经修复,成功摆脱了病灶。

她说:“这个经历让我非常谨慎地教学,并学会如何保护学生。当瑜伽教练开始学会如何保护自己、保护学生时,恰恰是瑜伽在中国走向成熟的开始,它也能让瑜伽在中国走得更长远。”

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并没有统一的机构颁发瑜伽教师资格证,主要是由大型瑜伽教学机构自行培训,资格认证主要靠业内的口碑。早些年,一些中国老师去印度学习然后回国教学或者西方瑜伽老师到中国教学,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直接到印度学习。

25岁的张灿最初接触瑜伽是在大学毕业前夕,因为求职焦虑,精神紧张,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脸上不断长痘痘,就想调理身体。她先是跟着视频学,后来就到瑜伽馆学习,看到瑜伽老师的缺乏就考取了当地的瑜伽教师资格证,现在从业已三年。

张灿认为,瑜伽老师的工作核心如果只是局限在教会员各种体式的话,那会员就只能从身体上获益,但是如果把授课的核心放在心的转变和净化,学生的收益就能从身体走向心灵,就会感受到轻松和喜悦。在瑜伽文化逐渐流行的今天,特别要避免过度的商业气息。

“对瑜伽习练者来说,身体和心灵就像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一个好的瑜伽老师不能做聪明的商人,而是要像佛陀有一颗慈悲的心,让学生获得从容与平和。”何闽说。


以上资讯来源于: 保健
标签: 保健加盟 瑜伽馆加盟
相关阅读
企业招商信息
企业招商信息